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通知 >> 这里的教育和谐生长:杭州市下城区教育发展纪实
新闻阅读

这里的教育和谐生长:杭州市下城区教育发展纪实

作者:佚名 | 来源:网络转摘 | 时间:2008-10-18

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 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开栏的话

 

  在全党开展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是党的十七大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近年来,教育系统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化教育改革,着力解决教育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取得了积极的成效。本报从今天起开辟专栏,介绍各地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的经验。敬请关注。

 

这里的教育和谐生长

 

——杭州市下城区利用生态理论促进教育发展纪实

 

  这是一片充满教育创新精神的土地。一个面积仅有31平方公里的区域,近年来在教育领域先后输出了幼托一体化、打造初中教育高地、再生性教育生态发展模式、梯级名师培养等创新实践,教育创新让这里充满活力。


  这是一片理论创新的湿地。长期坚持区域教育生态理论的研究与实践,形成了一系列在教育生态理论指导下的区域教育发展方略。今年5月,成为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全国首个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


  杭州市下城区,用什么办法让这里的教育充满生机和活力?


  集团化办学让薄弱学校活力重现


  下城区坐落在杭州市中心地域,发达的经济之下教育自然说不上落后。但是,几年前这里的教育与许多地方中心城区的教育并没有太多不同,下城区教育既有令人骄傲的一面也有让人难言的尴尬:区域优质教育资源相对密集、拥有较高的教育质量,但是,高水平难以掩盖区域内教育发展差距巨大的现实,强校弱校泾渭分明,随之而生的是让社会和家长严重不满的择校和不信任情绪。


  “在此之前,薄弱的学校只能招到十几名学生,而相对优质的学校每到招生季节就难以招架。”下城区一位知名学校的校长告诉记者,“之前我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家长,为了进好的学校,真是绞尽脑汁。有的是早早地买好学区房,坐等上学;有的是临阵磨枪,花钱择校……”


  这种状况被下城区教育局局长周培植概括为教育的“沙化”现象。当然,“沙化”远远不止这些,学校之间相互模仿缺乏个性和特色,严重的同质化阻碍了学校的正常生长,同时,越来越多的学校一味地讲精英化、讲分数、讲应试,这些都让教育生态的“水土”加速流失。


  “如果我们来到一片原始森林,可以看到一种安然的生态景象:各种树木交错林立,各种花草间隔其中,各种藤蔓缠绕其间,高低错落,井然有序。其实,教育也应是这样,要让每个人、每所学校如同森林里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一样,按其自身多样性的规律和特性存在,各得其彰,走生态化发展的道路。”周培植认为,不能继续让教育天空中飞扬的“沙尘暴”侵袭整个教育生态系统。


  怎么才能改善下城区的教育生态呢?下城区教育部门决定发展多样性的教育,营造可持续发展、可再生的教育,努力办好每一所学校,让每一个孩子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充分而优质的教育。“更公平、更均衡、更充裕”的办学理念随之提出,而对于区域内教育发展差距明显的现实,下城区决定实施教育的错位式发展:优化南区、强化中区、加快北区,让教育均衡在全区尽快实现。


  去年新学年开学在即,一则新闻引发了许多杭州人的关注:原长寿桥教育集团长青分校更名为杭州市长青小学,原青蓝教育集团胜蓝分校、新华分校更名为杭州市胜蓝小学、杭州市新华小学。要知道,这些更名的学校几年前正是因为“生存艰难”才被纳入集团化发展的。当然,这一系列学校的更名,并不是仅仅改变了几个字那么简单,这些在集团化发展中逐渐成熟的“子体”已经获得了足够的发展能力和良好的社会口碑。


  作为推进区域教育均衡发展的一项重要举措,下城区集团化办学从1998年启动,当地希望以名校为主体,和一定数量的薄弱学校结成发展共同体,由名校输出先进办学理念、优质教育资源和成功管理经验,嫁接到薄弱学校,帮助薄弱学校快速成长。


  2005年7月,下城区在朝晖地区成立了杭州市朝晖教育集团,集团由杭州市朝晖中学、杭州市朝晖实验小学、杭州市现代实验小学3个独立的法人单位组成,该集团采用“欧盟式”运作机制,在保留人、财、物独立的基础上,在教育理念、文化载体、教育教学活动3个方面统一动作,集团定期召开理事会,商议集团发展大计。朝晖中学校长陈音说,朝晖教育集团在尝试打造“欧盟式”教育集团上作了大量努力,努力推进教育理念、学校文化及载体、教育教学活动举办的“三统一”,并进行了特色课程、特色师资、特色创新等资源共享,构建了区域教育共同体,全面提升了朝晖地区的教育教学质量。


  同时,下城区教育还独创了“嫁接办学——链式发展”的模式,强调在集团化发展中薄弱学校的发展要“源于母体,别于母体,优于母体”。以长寿桥教育集团为例,1998年至2004年的7年间,共合并原下城区薄弱学校12所。其中,地处下城区北部的三塘校区和长青校区2001年划入长寿桥小学,呈紧密型管理两年以后,羽翼渐丰,2004年成立独立建制的杭州市长寿桥小学长青分校,2007年又更名为杭州市长青小学。今年新成立的杭州市长青教育集团,又进一步实现了从“子体”到“母体”的华丽转身。


  至今,下城区已先后组建了25个教育集团。通过集团化办学,下城区的优质教育资源惠及全区3万多名学生,覆盖率达95%以上。


  名优特建设让教育更丰富均衡


  名校集团化办学的优势显而易见。但是,下城区清楚地认识到,无论现在还是将来,区域内不可能把每一所校园都简单划一地纳入名校集团化的范畴,这既不符合规律,也不科学。真正的均衡,应该把名校集团、特色校园、优质学校有机地组合在一起。只有这样,全区的教育才能更丰富多彩,更有活力。下城区的“名特优组织”建设又适时展开。


  刀茅巷小学地处杭州老城区,上世纪90年代末,由于旧城改造等诸多原因,学校生源遭遇严重危机。1998年秋,学校计划招收90余名新生,经过到处“招兵买马”的努力后,最终只招到了19人。而这19人中,实际属于本学区学生的只有4名。


  按照教育布局规划,刀茅巷小学要保留,但是该怎么走出“如此严酷”的境地呢?最终,下城区教育局给刀矛巷小学提出了错位发展、差异竞争的发展思路,并针对当时杭州旧城改造许多学校出现生源减少的现象开始在薄弱学校开展“平民式小班化教育”的实验,刀茅巷小学因此成为杭州最早尝试小班化教育的学校之一。


  学校本身就薄弱,又没有大量的钱去包装小班,学校就从转变教育思想做起,提出对学生要做到“少一倍的学生,多几倍的关爱”。为了让当年一年级招来的19名学生变得更加自信,学校将供学生使用的饮水水桶搬到教师办公室,以增加他们和老师打招呼的机会。


  学校有了一些变化,但是怎样才能给学生和学校带来更大的成就感和自信呢?怎样才能给到刀茅巷小学上学的孩子终身发展留下更多的积淀呢?学校经过分析认为,刀茅巷小学音乐教师有口琴特长,而口琴教学成本低、又适合小班化教育的现实,于是学校决定把口琴当作自己的特色来打造。


  事实证明,此项实验在该校获得了空前成功。如今在刀茅巷小学,从一年级的“新苗团”到“春芽团”,再到“杭州市刀茅巷小学口琴艺术团”,全校已经形成了“生生会吹奏、班班响琴声、学校有乐团”的口琴艺术教育特色。2005年,学校受邀到香港演出,2006年,学校更是在区教育局的大力支持下举办了杭州国际口琴邀请赛,今年11月份,学校还将承办第六届中国杭州国际教育创新大会的一个项目会议——2008杭州·第七届亚太地区口琴节暨刀茅巷小学办学特色成果展。小小的口琴,吹出了刀茅巷小学的自信,也“吹”出了学校的名气。


  近年来,刀茅巷小学各学科成绩也在稳步上升,在各项学科质量抽测和考试中,均高于区平均水平。2003年,杭州市教育局举办了首次“百万家长评学校”活动,在家长们的无记名投票中,刀茅巷小学获得了下城区的第一名。学校新生招生人数逐年回升,目前,学校共有24个教学班,669名学生,与8年前的11个教学班,378名学生相比,办学规模扩大了一倍。


  “回顾我校发展历程,我们感慨而欣慰。这么多年来我们遵循着教育‘合格+特长’的办学思路,实现了学校从普通薄弱学校变成了学生、家长、社会‘三满意’学校的转变。”该校校长如是说。


  今年8月,下城区正式成立了首个特色教育集团,由刀茅巷小学,以及以翰墨文化见长的杭州市永天实验小学、以羽毛球教学为特色的杭州市文龙巷小学、以艺术为特色的天水小学加盟组成。如今,下城教育初步形成多样化办学,特色发展、共生共长的格局,不断满足了老百姓优质化、个别化的教育取向,孩子就近入学的条件逐年成熟,从2003年至2008年,区内择校率逐年大幅下降。


  星级教师评选让教师不断成长


  今年3月份以来,下城区的所有老师都在忙着盘点自己近两年来的职业成长,准备申报下城区第二届星级教师。两年前被授予一星级教师的王玉琴,回顾过去感觉自己很有信心,两年来,王老师给自己制定了“再上等级,朝着‘二星级’努力”的目标,她主动筹划课题,积极参与与课题研究相关的各项学习活动,同时还坚持想方设法挤时间看国学、历史、人物传记等专业以外的书籍,教学技能和素养都提高了很多。


  让王玉琴深感有奔头的星级教师评选每两年举行一次,它同样是下城区激活教育生态的一种努力。周培植说,由于现行的职称评定受名额、教龄的限制,许多优秀教师在评上中级后,很难再攀登更高峰,而年轻教师也缺乏持久有效的激励和展示平台,这都导致不少教师止步不前。“在教育生态园中,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细胞,都是一朵奇葩,组合在一起,才会有整体的灵动和绚丽。确保每一位教师都成长,才是保持下城教育优势的所在。”周培植说。


  下城区的星级教师评选不是单纯的荣誉评定,而是去掉了教龄、年龄、级别等的限制,根据学历、荣誉、职称、教科研等各个方面的综合情况,并且着眼于教师的最新发展状况,进行评定。所有星级教师都可以拿到区财政给予的补贴。


  在下城,星级教师已经接近50%。杭州朝晖中学贾宇慧老师说:“两年前,眼看许多工作才两三年的同事都评上了一星级教师,没评上的那几位明显着急了,这两年,大家都在努力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


  在星级评定中,筛掉了不少老教师,反而是一些年轻教师冒了出来,这大大地刺激了一些老教师。“这让每位老师重新有了目标。”青蓝小学金洁老师说,“以前,老教师想着快退休了,便进入‘倒计时’工作状态;中年教师认为特级教师太难评,有了高级职称就到头了;新老师也觉得没法跟前辈相提并论,进步较慢。‘梯级名师’的高覆盖面,让每一层次的教师都感到有争取的希望。”


  杭州下城区教育局的有关工作人员说,通过评选,促使老师能够成为一个有思考力的人,能时时以思考的眼光看待问题、处理问题,养成科研的习惯,这将成为下城教师的文化积淀。


  目前,下城区力争到2010年,构建一个由“下城人民教育功臣(五星级教师)、下城教育名家(四星级教师)、下城教育英才(三星级教师)、下城教育标兵(二星级教师)、下城教育能手(一星级教师)”组成的骨干教师人才梯队。届时,享受梯级培养的名师将达到在职教师的50%。


  “我们重塑‘名师观’,就是希望有效激发下城每一个教师发展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激活整体教师素质不断提升,培养名师群,为下城的老百姓享有优质的教育提供坚实的人才保障。现在来看这种尝试是成功的。”周培植说。目前,全区拥有特级教师23名,省教坛新秀26名,市教坛新秀225名,市第一、第二层次学科带头人41名,梯级名师近千名,教育科研成果居全省首位。


  “要问下城的教育生态变得怎样,非常明显的一点就是择校基本消失了。”周培植说,“全区有4万个家庭,他们可以说天天关注教育,我们用生态理论推动教育发展,就是希望老百姓不再拼命奔波择校,让我们的教育空气变得越来越好。”(本报记者 翟博 王友文 朱振岳)

 

短评:推进义务教育公平的创新实践

 

  杭州市下城区在追求教育公平的道路上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引入生态理论,长期坚持区域教育生态的研究和实践,使区域教育的发展充满生机和活力。下城区的教育生态理论衍生于自然生态观,其本质是一种鲜活的生命观,核心内涵是多样性、差异性,主要内容是关爱生命存在,培育生命丰富社会属性,提升生命质量,目标指向为教育的均衡、公平、优质。具体而言,就是追求学生的个性发展、教师的专业发展、学校的自主发展以及区域的协调发展。


  我们推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归根结底是为了实现教育公平。这无疑需要既能让需求者满意,又能可持续发展的教育。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教育需要培育良好的生态,让每一所学校都能找到自己发展的依托,并且尊重差异,实现有特色的发展。希望更多的地方在推动教育发展中关注教育内部的生态,同时也注重教育与外部的良性互动,实现义务教育的高质量发展和持久性发展。

 

  《中国教育报》2008年10月18日第1版

新闻录入:陈华春 | 浏览次数:2518
复制 】 【 打印
用户登陆

加载中……
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新闻